白眉大侠续 一百七十七回 会塔克群侠中暗算 寻解药赶奔万鲨岛

发布日期:2022-02-27 19:49   来源:未知   阅读:

  上回书正说到三佛齐的高手塔克,看扶桑人都完了,他心中不忿要会斗大宋群侠:“都说你们大宋的人仁义无双,却在别人的国土肆意杀人,我塔克就不服,来来来,我和你们斗个输赢!”

  大宋群侠看他站出来挑战:看来此人功夫不简单哪,不然咱们这么多人,他一个人就敢挑战,必然有特殊的本领。

  西洋剑客夏玉奇对众人说:“各位,你们不要下场,西洋的功夫你们没见过,他们这里的人身材瘦小,动作敏捷,武功套路异于中土,不知道的可能要吃大亏,我先下场和他比试,不成了,你们再上。”

  夏玉奇迈步又过来了:“朋友,我们和你远日无怨近日无仇,你平白无故和我们较量什么?”

  “夏老剑客,你知道我是三佛齐的人,你年轻那会,也到过三佛齐,你们国家和我们国家历来友好,为了表示友谊,我们国王陛下修建了一座你们中国样式的寺庙,你们的皇帝还送来一口钟,御笔亲书:承天万寿钟。这你还记得吧?”

  夏玉奇听塔克提起旧事,确实有这么回事,说这话五十多年了,夏玉奇在西洋各地游历,正好游历到三佛齐,三佛齐的皇帝为了和大宋示好,在三帝真宗生日前夕,特意修的一座规模宏大的朝华寺,真宗看远在西洋的番国给自己修庙,龙颜大悦,特赐了一口钟,并且御笔亲书:承天万寿。

  塔克旧事重提,不知道有他有什么目的:“是啊,我记得,当初寺庙建成,举行仪式,你们寺庙的主持大师还邀请我观礼,我吃了三天的素席。”

  塔克继续说:“是啊,这口钟一直在朝华寺悬挂,可惜前不久,这口钟给丢了。据可靠消息,这口钟是被爪哇人给偷去了,目的就是破坏我们和大宋的关系,我们这才来爪哇寻找承天万寿钟。扶桑人是来帮我们的,但是你们一上来就杀死扶桑人,我岂能和你们善罢甘休!”

  夏玉奇一听他是为了这个事:“塔克朋友,你们和爪哇历来敌对,我们都知道。我们这次下西洋,不支持任何一个国家,我们就是友好通商,访问,不参与西洋的内务,和平友好是我们大宋的一贯宗旨。

  杀死扶桑人,是因为他们先下手杀死了我的恩师,所以我为他们报仇,这是私人仇恨。不是和你们敌对,现在仇报了,等我们的巡查使从爪哇国王那回来,我们马上就离开爪哇。”

  塔克露出了不相信的眼神:“夏老剑客,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自从你们大宋船队一路西来进入了西洋海域,我们这里的局势悄然发生了变化,你们觉得你们是正常通航,但是你们可是一只庞大的舰队,大到我们所有西洋国家联合起来都不能抗衡,因此所有的国家都密切关注你们。

  夏玉奇闻听:“老朋友,我看你是误听谗言,我们来就是通商,绝对不参与你们西洋各国的内务,还请您转告贵国国王!”

  塔克道:“夏老剑客,说什么都晚了,你们杀死的这俩扶桑人,是我们的贵客,他们帮助我们寻找承天万寿钟,现在死在你们手里,我回去没法交代,只有和你们分上下论高低。念在你我相识一场,你下去,让别人过来,我打发你们一两个人,回去好交差。”

  夏玉奇说:“塔克,扶桑人死有余辜,他们帮你们查找承天万寿钟无可厚非,但是不该杀死我的恩师苏尔虎,抢走《机械论》。你要和我们动手,就等于和整个大宋为敌,后果你承担了嘛?”

  塔克嘿嘿一笑:“夏老剑客,这你就别操心了,你赶快退下!我不想和你伸手。”

  夏玉奇看塔克执意不听,也生气了:“我们大宋有句话,好良言难劝该死的鬼,既然你执意不听,不用别人,我和你比试高低!”

  说完了,夏玉奇拉开了门户,塔克看夏玉奇不退:“好吧,夏老剑客,让我领教你的功夫!”“欻”他把门户也打开了,他这个门户和中土果然不同,中土的门户不是白鹤亮翅,就是仙人指路,紧紧守住门口的路子。他们不一样,他把双腿叉地,前胸下趴,双手张开,就像一个大蜘蛛,这叫狼蛛哺食。

  书中代言,南洋的功夫自成一家,和别的地方都不一样,他们管功夫叫班卡西拉,翻译成汉语是巧妙的格斗,打斗的时候手,肘,臂,腿,膝全面应用,踢,打,绊,扫,擒小巧的招数,变化莫测,防不胜防。2012年上演的电影《突袭》里面有大量的打斗镜头,这就是反应的南洋的功夫。

  咱们闲话少说,塔克和夏玉奇是多年的老相识,对各自的本领都了解,俩人一伸手八十回合没分胜负。

  陆天林各位老剑客后面观战:世界之大,这个功夫真是各有不同,每家的功夫都有独到之处,这次出来真是大开眼界。

  塔克和夏玉奇打到八十回合不能取胜,心里琢磨:“夏玉奇功夫了不起,这么打下去我还真就赢不了,罢罢罢,不毒不狠不丈夫,我身上带着暗器,我为何不用?”

  想到这儿,俩人身形交措的一刹那,他对准夏玉奇啪啪啪打出暗器,黑暗之中,夏玉奇眼神没有白天好使,他离夏玉奇又近,打个正着,夏玉奇唉呀一身,翻身栽倒。

  夏玉奇这一倒,吓坏了观战的各位老剑客,南北二圣往上一闯,抱起夏玉奇:“老剑客,您怎么样?”

  夏玉奇牙关紧咬,人事不省。山药蛋尚怀山大吼一声:“你敢偷袭夏老剑客,拿命来!”舞动双掌大战塔克,俩人打到五十回合,塔克又打出暗器,但见寒光点点,尚怀山那么高的功夫,也没躲开,口吐白沫,人事不省。

  陆天林看尚怀山也中了暗器,怒不可遏,飞身跳过来和塔克玩命,塔克和他打了十个回合,一转身又打出来暗器,陆天林也是打暗器的行家,他看的清楚,暗器就在他手里藏着,一张手就能打出来,但是看是看清了,躲没躲开,暗器来的太快,这下正中胸口,也是翻身栽倒。

  他一摔倒,吓坏了陆小倩:“伯父!”跳过来扶起陆天林,陆天林也昏迷不醒。小倩拉铁伞就想过去,铁观音彭芝花舞动仙鹤掌已经冲上去了,刚打了一个回合,她把两只仙鹤掌同时按动,“嘎巴嗤”!十二只铁莲子同时打出,来势迅猛。塔克打别人行,别人打他,也没躲开,有三支铁莲子打中了他的小腹,塔克惨叫了一声,倒在地上起不来了。

  这就叫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塔克要是先打暗器,倒霉的就是彭芝花。彭芝花抢在他头里,发出了铁链子,塔克翻身栽倒。

  铁观音上去把他踩住:“兔崽子,交出解药!”塔克嘴角挤出来俩个字:“没有!”脑袋一歪,绝气身亡。

  他一死,剩下的那几个四散奔逃,陶三姑运起百步神拳无影掌,啪啪啪,打翻了三个,方宽方宝龙天彪跳过去,把三个人给抓了:“说你们怎么回事?”

  突如其来的变故,人们谁都没反应过来,本来收拾了木松二和金次郎,人们都松了一口气,没想到这个塔克的暗器如此厉害,三位老剑客昏迷不醒。夏玉奇要是清醒,或许有办法,偏偏夏玉奇也中了暗器。

  陶福安在这里面身份最高,最沉稳,来到三个人身边,“啪啪”点住他们的穴位:“先别让毒血扩散,只要保住心脉,就有一线希望,倘若毒血攻心,大罗金仙也没有办法。现在赶快回码头。”

  龙天彪背起陆天林,南北二圣背起夏玉奇和尚怀山,老房和哈伦拉喜打了招呼:“教主,我们的人都中毒了,先把他们背回码头,改日再去您的行宫道谢。”

  哈伦拉喜也没想到,这个塔克的暗器这么厉害,他举手对老房说:“需要我的帮助,一定派人到行宫去找我。”老房点头答应。

  大家伙儿垂头丧气返回码头,到了船上,陶福安吩咐把灯全都点上,越亮越好,然后把三位老剑客衣服扒开,前胸点点红斑,陶福安心里明白,这是牛毛细针所打,给吃上,把小刀子,小剪子拿出来,扩大伤口,然后取出磁石,把毒针吸出来。

  又给吃上解毒丹,没有特效药先吃普通的呗。处理完了,再看受伤的三位老剑客,还是昏迷不醒。

  老房说:“咱们找当地人问问,有谁会用这种毒针。要不,咱们找两头羊,把毒针打到羊身上,咱们自己做解药试试。”

  正在一筹莫展的时候,外头来俩人,都是爪哇国的装扮,一个五十多岁,小眼睛,瘦长的脸蛋,两撇小黑胡子。一个八十多岁,也是小眼睛瘦长的脸蛋,两撇小白胡,俩人一个模子印出来的,一看就是父子俩。他们身上还带了不少东西,叮啷当啷的。

  把俩人让进大船,俩人一边上船一边还说呢:“夏老剑客,远道而来的朋友来啦,你怎么不出来迎接啊?”

  钻进船舱提鼻子一闻:“什么味道?这是谁中了毒了?”在一看,床上躺着三个人,有个人看着像是夏玉奇。

  俩人就问:“各位大宋的朋友,我们是夏玉奇的老朋友,床上躺着的是夏老剑客嘛?”

  毒针取出来后放在托盘里,陶福安把托盘拿过来,这俩人仔细看看:“错不了,这是夺命牛豪针。普通人中了即刻就死,根本没个缓,这是三位老剑客有气功护体,不然早死多时了。”

  陶福安听人家认识这种针,心里生出一线希望:“那么有没有解药呢?怎么才能把三位老剑客给救回来?”

  “解药倒是有,不过没在爪哇国,在三佛齐万鲨岛,万鲨岛当家的叫味多多,人送绰号大白鲨,西洋地区就是他会配置这种毒针。

  这个万鲨岛,周围都是吃人的鲨鱼,大白鲨味朵朵占据万鲨岛,强行征收过往商船的税务,三佛齐也不管,多年来任由他胡作非为,这个夺命牛豪针就是他的独门暗器,藏在手指头缝里,张手就能打出来,百发百中。有时候手下执行任务,他会给这种针,但是解药他把持的登登紧。不知道谁把夏玉奇老剑客给打了?

  “是他呀,他明着是官府的人,暗中和万鲨岛勾搭连环,他还有个哥哥,叫别克,比他可厉害的多。”

  “你们打死的这个塔克,他脑子有时候不灵光,这么多年,要不是他哥哥的名头护着,他早就被别人干掉了。

  拿昨天来说,面对你们这么多人,他也是毫无畏惧,他就没想想他几斤几两,结果把命搭上了。”

  “小老儿胡萝卜,他是我儿子胡桃儿,我们和夏老剑客是多年故交,听说他来我们爪哇国,我大清早就赶过来看他,没想到他被人暗算。当务之急,你们去万鲨岛,找大白鲨味多多要解药。”

  “他的能耐,怎么比较呢,如果大白鲨是个成年人,你们杀死的这个塔克就是刚会走的小孩。大白鲨手下还有三个人,长尾鳄乔东,响尾蛇乔西,毒眼鹰乔北,人称乔氏三雄。按照你们大宋的划分,每个人都是老剑客的身份。”

  老房众人大喜,都谁去呢?细脖大头鬼房书安,海外老剑仙陶福安,铁观音彭芝花,铜头铁臂无毛怪姜兆会,玉面飞侠龙天彪,这几个去,剩下的人照顾受伤的人。

  他们可没有做官军的船,而是乘坐南海派的大船去,官船不打招呼不能随便进入别国海域,南海派的船是私船,这个不会引起别国争议。

  老房对方宽方宝说:“你们在此照看三位老剑客,我干老儿要是回来,告诉他我们去了万鲨岛。”

  方宽方宝点头答应:“师兄,你们这是在外国,不同于在咱们大宋,一切多加谨慎!”

  老房说:“放心吧,你师兄别的能耐没有,就是福大命大造化大,这次去准能马到成功,把解药给要回来。”

  几个人上了船,扬帆起航,赶奔万鲨岛,万鲨岛离着不太远,不到两个时辰,隐隐约约看前面有个岛屿,胡萝卜说:“那就是万鲨岛,周围都是鲨鱼,这是他们天然的屏障。”

  话音刚落,果然,大海上出现了许多黑色的三角形,密密麻麻,冲老房他们你坐船来了,有的窜起来,露出血盆大口,看着非常可怕。

  幸亏南海派的船大,不然这一拨鲨鱼攻击,就得把船给顶翻,鲨鱼围着大船来回直转,老房还说呢:“这是鲨鱼围着咱们转弯,这叫鲨鱼走马灯,各位有什么办法驱赶鲨鱼嘛?”

  胡萝卜走到船头,从怀里掏出一面铁皮小鼓,一只精致的小棒槌:“你们捂住耳朵,我来驱退鲨鱼。”

  众人不明白是怎么回事,捂耳朵干嘛?有人就没捂,胡萝卜也不勉强,他用力的敲了下鼓,咚的一声,犹如耳边爆炸一般,震耳欲聋,即使捂住耳朵,都震的耳膜生疼,不捂耳朵更是顿时头痛欲裂!

  哎呦,陶福安心里说话,这个胡萝卜其貌不扬,他用的是音波功啊,想不到这个世界上真有人会!这个阴波功是吧内力附着在音乐器械上,借助演奏发出强烈的音波,伤人于无形之中。威力之强,不次于少林寺的狮子吼,和魔山派的魔哭鸣。

  胡萝卜敲了这一下,陶福安说:“快蹲下,把耳朵捂住!”老房脑袋大,刚才震了一下,觉得头重脚轻,差点没摔在甲板上,死死的按住耳朵,不敢放松。

  陶福安走到胡萝卜面前:“老伙计,想不到您会音波功,这种功夫在中土已然失传,没想到这儿又出现了。”

  胡萝卜淡淡一笑:“老剑客,雕虫小技,不足为奇,我们国家四处环海,为了生活常年出海打鱼,在海上难免遇到危险,为了自保,只好学点保命的手段,老剑客,我在敲几下,震退群鲨,您戒备了。”

  说完了,他拿起鼓槌,咚咚咚,又开始敲,鼓声时而低沉,时而高亢,时而疏,时而密,鼓声大作,老房捂着耳朵也受不了,从甲板跑到船舱去了。

  陶福安双手一背,并排和胡萝卜站立船头,运用元功,护住自己的全身,咱们是没有音频探测器,假如有,会发现陶福安全身上下包裹着一层气墙,把鼓声发出的声波都弹回去了。

  胡萝卜偷眼观看:旁边这个老头一百多岁,脸蛋红润的像大苹果,一点老年斑都没有,眼神清澈,丝毫没有老年人那种混浊,胡子二尺多长,挺胸站立船头,海风吹得大衫乱舞,真如神仙一般!自己的鼓乐对人家不起作用!大宋是真有高人!

  鲨鱼都跑了,胡萝卜这才停止了敲鼓。铜头铁臂无毛怪姜兆会也过来了:“老爷子,今天您让我大开眼界,佩服佩服!”

  胡萝卜收起鼓:“老剑客,你们的功夫也让我佩服,普通人听了我的鼓声,此刻早已经昏迷不醒,但是你们和么事人一般,这份功力让我佩服!”

  细脖大头鬼房书安跌跌撞撞从船舱出来了:“各位老剑客你们别谦虚了,马上就要靠近万鲨岛了,怎么拜山?说好了怎么办,说茬了怎么办?”

  胡萝卜说:“还按照咱们先前所说,上岛之后先礼后兵,他给了解药还则罢了,不给,那就打呗,我相信各位加上老朽,抓住大白鲨不成问题。”

  说话间船靠岸了,下了锚,老房说:“为了防止奇胜不顾家,彭芝花老剑客,您别上岛了,在这儿看护咱们的大船。我们几个人上岛。”

  大家看老房想的周到,留下彭芝花,胡萝卜,老房,陶福安,姜兆会,龙天彪五个人登上万鲨岛,他们一上岛就被人家的人发现了:“站住,干什么的?”

  胡萝卜一抱拳:“各位弟兄辛苦,我们来拜会你们大当家的味多多,还请通禀!”

  撒脚如飞去送信了,很长一段时间,他回来了:“各位,对不起,我们大当家的不见,你们请回吧!”

  哎呦,吃了闭门羹,胡萝卜笑了:“这位兄弟,我们来见他,那就非见不可,不是他想不见就不见的,烦劳你给我头前带路!”用手一掐这位的手腕子,这位的半边身子“嗖”就麻了。

  这位吓的:“老爷子,有话好说,你别掐!”他也不傻,知道这几位是了不起的武林高手。

  胡萝卜心说:夏老剑客危在旦夕,耽误一分就有一分的危险,必须用最短的时间拿到解药。因此强迫这个小海盗带路。

  小海盗受制于人,不敢不从:“好好,我带路,你别掐我。”他在前面带路,众人后面跟着,这个万鲨岛是个大山,是火山喷发之后形成的,他们这是在山脚下,到中平大厅,还得上山。

  众人跟在小海盗后面,山势还挺平稳,很多海盗一路上拿枪持棒严密监视众人,众人也是小心戒备。

  上了山,来到中平大厅,这时候大白鲨味多多也知道信儿了,他率人从大厅出来了,他身后这帮人,呼啦啦,就把老房众人包围了,小海匪看大当家的来了,趁势跑到大当家的身旁:“大当家的,他们非见你不可,我拦不住。”

  “嗯,我看见了,你闪退一旁。”他迈步过来:“各位,你们闯我的万鲨岛,意欲何为?”

  众人看他五十多岁,四方脑袋和印章差不多,一双狼眼,白的多,黑的少,鹰钩鼻子,鲶鱼嘴,据说司马懿就是这种相貌,叫狼顾鹰视,不最是阴险狡诈不过。不同的是,他长的特别白。

  看罢多时,胡萝卜上前搭话:“您就是大当家的大白鲨味多多?我们来没别的目的,有个朋友中了牛豪针,性命垂危,闻听大当家的有解药,特来求药,当然,不白求,有要求,您尽管提,我们尽量满足。”

  大白鲨味多多脑袋转悠转悠:“我听说他们大宋船队,物资丰富,这样吧,想要解药,得给我留下战船三艘,盐五百斤,粮食三千斤,火药五百斤,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胡萝卜闻听你这是狮子大开口啊,也不怕胃口小撑死你!他回头和老房一商议,老房点头:“答应他。”

  胡萝卜转回身和味多多说:“要求不过分,我们同意,但是得先给解药,不然,我们的人死了,你可啥也捞不到。”

  味多多也没想到,他们居然同意了:“哎呦,这别是什么烟泡鬼吹灯,糊弄我吧?我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上一篇:新疆塔克拉瑪幹:沙漠裏的星空這樣美
下一篇:湖北省荆门市高校养老专业VR教学课件制作周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