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手:李唐决裂段迎九和解朱慧错失所爱这三段婚姻令人唏嘘

发布日期:2022-05-13 10:56   来源:未知   阅读:

  在反谍剧《对手》里面,李唐和丁美兮这对夫妻俩,为了柴米油盐酱醋茶的事儿闹得不可开交,让我们得以窥见:间谍也是普通人,也有烦恼,一旦生活缺钱,真的是贫贱夫妻百事哀。

  其实,除了间谍的日常动向,成年人的婚姻现状,也让我们产生深刻思考: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不过是有人替我们负重前行罢了。正是这些一地鸡毛的琐碎,逐步消解了我们对于生活的耐心:

  段迎九作为厦州市国安局的专案组长,妇女能顶半边天,是名副其实的铁娘子,不折不扣的巾帼英雄。然而,这些头衔光环让段迎九荣誉加持,却也因此舍弃了正常的家庭生活,滑向离婚的深渊。

  反谍剧《对手》中有一段回忆杀:段迎九和陈华的婚礼当天,等到所有的宴会嘉宾散场后,新郎陈华一个人独自等到新娘段迎九的姗姗来迟,段迎九为了完成盯梢任务,满身泥泞来到陈华身边。

  在人生最重要、最富仪式感的场合,段迎九和陈华的这段姻缘,开头便是满地鸡毛。婚后,段迎九继续如工作狂一般投身急难险重的任务,而陈华变成了“家庭煮夫”,独自抚养儿子陈星长大。

  一次,陈华带着儿子陈星去贵州出差,遭遇地震,虎头脱险,心有余悸。一直以来,段迎九心存愧疚,所以夫妻两人达成了和解,段迎九为丈夫和儿子留下重疾险,为自己留下人寿险,以防不测。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丁晓禾是朱慧内心最柔软的地方,但是两人终究没有走到一起。朱慧在结婚领证前夕,特意约丁晓禾单独见最后一面,并且颤颤巍巍地凑近身前,亲吻前任。

  那一刻,丁晓禾默默地站立在街头,没有抗拒,一声不吭,任由朱慧的梨花雨露滋润。这一次最后单独见面,丁晓禾深知其中的意味,两人曾经的美好,如夜空中璀璨绽放的烟花,一去不复还。

  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饭黏子,红的却是心口上一颗朱砂痣。

  男人如此,女人又何尝不是呢?朱慧极力挽留丁晓禾,却注定是徒劳的。黄海与朱慧闪婚,也为从今以后的分道扬镳埋下了伏笔,毕竟,势均力敌的爱情,胜过言不由衷的勉强。

  李唐和丁美兮的家庭琐碎,是戏份呈现最多的一对夫妻,两人的婚姻经历起起落落,最终迎来了至暗时刻:第一次,为了蒙蔽段迎九,故意闹离婚,第二次,为了拿到火传鲁的批文,假戏真做。

  两人的际遇,让我们读懂了中年危机的深刻含义:上有老,下有小,中间便是台柱子。李小满青春期叛逆,与汽修厂的小痞子混混谈恋爱同居,服下过量聪明药寻短见,让人非常不省心。

  李唐和丁美兮的婚姻,就像是坐在火药桶上,一旦遭遇一丁点儿火星,一点就着,一触即发。所以,当丁晓禾和小婷相继投靠这座老破小房子后,一场又一场纷纷扰扰的家庭大战永无休止。

  李唐开着出租车,带着丁美兮第二次来到婚姻登记窗口,办理完离婚手续后,他一个人黯然失色地,独自离开。丁美兮转身钻进火传炉的车里,那一刻,人心的凉薄,再也无法让人安宁。

上一篇:郑英辰出演话剧版《楢山节考》花季少女饰迟暮老人(图)
下一篇:郑州市郑东新区教育文化体育局局长张利刚一行到郑东新区实验幼儿